听老板们讲课

六月二十五日,翘班回贵校听论坛。

论坛的主题是「新媒体与社会:"融合、创新与发展"国际会议,名字很高大上,而我此去的目的却很简单。

第一,办讲座的单位是我本科的专业,好歹支持一下,于是我穿了件经典款传播院衫就去了,一路畅通无人阻拦。

第二,有几个感兴趣的发言。一个是崔老板讲豆瓣用户分群,一个是黄老板讲优秀视频的生产传播,一个是苏老板讲朋友圈 H5 的传播路径追踪、监测和分析。

以上老板,均换为老师,可能更自然一些,现场确实也是这么称呼。不过我不太适应,所以改称老板,混江湖惯了,庙堂词汇用不爽。

崔老板讲豆瓣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段时间以前我跟他说,想做微博研究的话找我,微博数据要多少有多少,崔老板说不太看好微博数据,他觉得豆瓣的数据才更真实更有价值。我没想到崔老板竟然真的把选了豆瓣做博士论文,还自己亲手去搞豆瓣爬虫。

崔老板是我认识的典型八零后,他自己也这么说,是典型八零后中少有的用传统研究方法搞新兴的时髦的研究的唯一的人。严格点说,是唯一我认识的做得不错的人。我这个圈子的人做分群通常是基于关系,比如关注关系、转发关系,关系有了,一个图论意义上的图就生成了,再做点包装就可以示众。崔老板的方法要复杂很多,所以很期待。可惜分享到HIGH时,时间到了,未能尽兴,希望拜读下崔老板的论文。

认识黄老板时间不长,因为一个公益项目而相识。黄老板放了几个视频,一个是打着父亲节幌子的汽车广告,一个大约是做公益不能让你出名但能让你收获亲情什么的最后亮出来泰国人寿,还有没有别的我忘了。前边两个广告,在现场引起了一些争论,有老人家觉得不成功,而且logo亮出来的时候让人感觉很恶心。

我倒不这么看。今天我们所处的大环境是,优质内容本身就少,少得让人感觉市面上都是大烂片和小烂片,我说的小烂片是各种低成本网络剧。如果有人愿意出一些优质的视频内容,在结尾打个广告,我能接受。作为成年人,我能分辨哪些是好的故事,哪些是故事以外的商业。

这两个广告其实挺仗义。怎么讲,你只要把最后几秒截掉,只看前边,它绝对是一个好故事。这样创意和广告严格分离的内容,我觉得比泛滥的植入要好。这个好歹有精华有糟粕,那些失败的植入广告简直从头到尾都是糟粕。

苏老板我不认识,至少他不认识我。苏老板的团队做过一个「拯救更多H5」的策划,在我的朋友圈里影响比较广,这让我注意到他。做着相同的事情,当然要向更好的想法学习。苏老板说,他们的 H5 页面在没有推广的情况下,自然传播,卷入了20万人,用了96小时。这个很棒,这是很多品牌花大价钱都买不到的。如果技术手段能够让品牌以更低的价钱实现相同的甚至更好的效果,这是我们乐意看到的。

论坛当然还有其他精彩的发言,不过多数是学院派因此显得不那么有趣,仔细研究下有很多想法都能够解决品牌客户现在的这样或那样的需求。所以这次来,一是开了眼,二是充了电。

周五不能去,但还有很多精彩内容。比如王老师的社会化媒体效果评估研究指标框架,还有刘老师的互联网研究方法论问题。

应该多回学校看看听听。

阅读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