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八回家记

中午在北京站等车,想买瓶水,发现钱包里只剩两块钱了。这是一个很尴尬的数字,可乐要五块,矿泉水也要三块。我什么也买不起。

在北京站里转了个遍,终于没能找到个能取到钱的地方,噢耶!于是有了这么个微博:

我大北京站楼上楼下几家内资外资银行ATM均无现金,这样当我乘坐这辆与常坐的1477恰好对称的7741临客抵达大静海时,将处于身无分文的囧破状态。点名批评民生,北京,东亚三家银行,期待我大天津农村合作信用社没错就是农商银行里有现金。

如此看来,无法经受住中国巨大人口基数考验的,不只铁道部,至少还有银行。

我有几年没从北京站坐火车了,因为实在抵挡不住京津城际方便快速的诱惑。

可对我一个天津边远农村的苦娃儿,到了天津站与到家还差几小时和几趟车的距离,所以城际也不是最优解。

上学的时候,没少在北京站坐1477回静海,当然印象中还有一次是特别慢的绿皮火车,好像是4402。今天赶上的这趟临客是L7741,正好是1477反过来。

火车上从来不少故事,正当我看了看身旁大哥的手机型号以及正在打开的应用准备YY他的年龄职业收入水平时,三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列车员包围了一家三口。一家三口只占了两个座位,小女孩坐在妈妈腿上。

正在验票的列车员问:这孩子多大了,有一米二吗?

夫妇俩支支吾吾,说,两口子带个孩子没问题吧?

列车员不依,好说歹说终于把小孩带走测了身高。

结果在情理之中,小孩高于一米二,需要补票。

夫妇俩为这次逃票未遂付出了两条代价:

  1. 补票(一米二到一米五的小孩半价),一分钱没少花,反而,还要加两块钱手续费

  2. 补票之后,小孩依然没有座位(因为临近年底,车上人少,买票基本都有座)

我觉得有点亏。不止钱亏,而且理亏。

列车员姑娘还甩下一句貌似贴心的话:长高是好事儿,多少人花钱孩子还长不高呢?

坐我右边的大哥始终没有停止他摇一摇的傻逼动作,而且没有关音效,一会儿咔咔,一会儿咔咔,没完没了。

我视野内的十个人(包括我)中,八个人在玩手机,都不是iPhone(主要是沧州人)。有人在看东西,有人在听广播,一个妹子操着沧州方言大声打电话,还有刚才那大哥在摇一摇。

瞬间感受到微信的牛逼。在没有iPhone的世界里,摇一摇是件很潮的事情。

阅读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