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流大学的操场上转了一个个圈

我和宁哥在清华的操场里转圈圈,一圈又一圈。

我本来打算去宁哥宿舍,被宁哥阻止了,他说宿舍里没有人。

我一想就怪了。没有人的话,正好可以进去说会儿话。

那么,显然是有人了。

是男是女,谁知道呢。

总之我的结论是,宁哥在宿舍里藏了人,不想让我看见。

所以我们在操场是转大圈。

聊工作,聊找工作,聊考研,聊不考研。

聊着聊着,就又转了许多圈。

操场上数不清的小屁孩儿在踢球,一会儿踢飞一个,一会儿踢飞一个。

巧的是,踢飞了的球都朝我们飞来。我一脚一脚的给踢回去,收获了无数声谢谢。

当然,也有的踢歪了,让人家跑更远去捡球儿。我不可道歉。道个球儿歉?

宁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回天津去工作,并且想顺手签了意哥。

天津有天津的好,北京有北京的不好。宁哥说到一个个同学在北京搞到了户口,而我却基本没有可能。我需要吗?现在不需要。没准需要的时候,就有人说不听老人言了。那又怎样?

想到大家都月薪八千都嫌少,我不禁又难过起来。一起来北京的几个人,混得最惨的便是我了。

多年前刚上大学时,见了别人就说,毕了业就跟你干了,毕了业就靠你了。你靠我我靠你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都毕业了。

球再飞过来了时候,已然不想再去理会。太热心了,难免帮倒忙。

……

阅读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