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基的企鹅

晚上路过秋林报告厅,发现企鹅们在里面好像在开什么大会。

于是走了进去,莫老师和我分别排队领了一只企鹅,公的。

两只都是公的,岂不是要搞基?

于是走到门口,找工作人员想换个母的。工作人员说,已经没有了,你算来得早的,现在只剩下更小的公仔。

我一看正在排队的人领到的企鹅,可不是吗,还不如我手里这只一半儿大,最多只能算是个儿子,看来一公换一母的愿望破灭了。

回到厅里,和莫老师商量跟旁边的人换个母的。再仔细一看,人家那母的比我们的还要大一号儿,显然人家来得更早。

这么一来,人家那大号的是爷爷奶奶,我们这是俩儿子,最后来的同学领到的,就只能是孙子了。

看看我们收藏的一对儿对儿:已然有了一对儿猴儿,一对儿驴,一对儿乌龟,再加一对儿企鹅。

只可惜,是一对儿搞基的企鹅。

阅读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