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湛在北大小紧张了一下

文章来源:先有蛋博客(icewent.com)

他京腔京调,胖头胖脸。发起言来,像个哥们儿跟你吹牛逼,又像个大叔陪你唠家常,上上下下找不出个老总该有的假模假样。一位女士走出教室,他看了一眼小紧张;主持人吹捧两句,他又憨厚地笑了起来。

他是王湛,百度的老员工,新副总。王湛2000年加入百度,积极推进公司商业模式的创新,成功实施搜索推广专业版(凤巢系统)的上线;2010年1月,晋升为公司副总裁。

周四晚上,王总及百度HR数名同事出席了理教201 举行的全国大学生职商挑战赛宣讲会(北大站),演讲内容分两块,一个是解释职商这个词及其量化指标,另一个是介绍这次承诺实习机会的职商挑战赛。

职商非新词 心态是关键

如同智商、情商,职商这个词,猜也能猜到它的意思。量化标准,包括三部分:知识技能﹑方法论和心态,王总认为其中心态最为关键

畅销书《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第一条就是积极主动,这就是心态,足见其重要性,接下来以终为始、要事第一等才是技能和方法论。王总认为,我们接受近二十年教育,学了很多技能,而方法论和心态接近空白。心态不好,很难成功。

他回顾百度创业历程,在 2003 年,有同事因为信念不够坚定而离开了公司。王总仅用两个数字直观地描述了这个错误决定的代价:当时百度给内部每股是一毛钱人民币,而如今百度的股价是七百刀

关心平均好评 个性化是方向

针对很多网友反映的问题,如“百度搜出来的是这个,而‘其他搜索引擎’搜出来的更好一些,王总表示,百度更注重的是多数网民的平均喜好,而非单个Query的排序问题。

比如在新浪围脖上流传甚广的这张图片,有人指责奴化的百度不会说人话了。

image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问题。这里出现的仅仅是搜索建议,而并非最终搜索结果。稍费力气按个回车,便会出现排在第一名的“去世”百科词条

如此多的世博会相关query出现在搜索建议中,正是因为现阶段多数网民更关心这个话题,这是焦点,百度要照顾大多数。

有观众问,Google在个性化搜索方面做出了很多尝试,不同的人搜同一个词,结果会依据个人的偏好和社会关系而有所不同。王总指出,个性化是搜索引擎的方向,百度也愿意做出这样的变革。

老总也紧张 小囧一下

本文开头提到,一位女士在开场不久走出了教室,王总稍微看了一下,略有反映。不过当第二个人走出去的时候,他就面不改色了。巧的是,第二位只是出去上厕所,不久后又回来了。整场讲座,只有一位女士提前离开,这在我所听过的讲座当中属于少见的。这应该归功于王总的魅力,还是百度的魅力呢?

宣讲会的第27分种,王总发言的大约第七八分钟。PPT上出现一个可爱的Flash,动画在放,却没有声音。工作人员上来搞了许久,没有成功,反而弄得话筒也没了声音,王总只好扯着嗓子干讲。

台下短暂骚动,即刻又恢复平静,因为王总的“清唱”足够浑厚。

平心而论,这个小故障是百度的失误。来的是百度HR的一个团队,也算是身经百战了,竟然不在开始之前对所有设备进行全面的检测,这是任何人都不应有的粗心。还好,王总用真诚化解了这一故障,现场的气氛反而温暖了许多。

背书嫌平淡 Q&A更精彩

王总自己讲的部分,可以算作彻彻底底赤裸裸的背书。这里“背书”算双关,一来在台湾这个词本身就是宣传推广的意思,二来他所讲的东西,基本上都出自《壹百度》(百度新员工入职的时候会拿到一本《百度文化论语》的小册子,里面也基本是这些内容)。

在自己讲的过程中,他提到一次“其他搜索引擎”,提到一次李开复,但绝口不谈Google,直到QA环节被犀利的观众质问。

总会有人挑刺儿,比如一位黑衣服的东北口音的观众问,为什么彭丽媛就搜不出来,听说她是谁谁的夫人就被删掉了,我只是关心她今年多少岁,请王总告诉我到底怎么用百度了解到彭丽媛多大年纪。

这种东西,大家心照不宣。王总只是说,你可以去百度百科问。

整个QA过程,王总更显得没啥架子,基本就是有嘛说嘛,甚至自己流露出对百度新书《壹百度2》的担忧。

 

总得有个类似于总结的东西。这次宣讲,我本想提前退场,不过还是听到了最后,说明它还是有点意思。我对百度心存偏见,但百度“就事论事”的原则我很推崇。很多方面,百度做的不够大气,但战略上正确。不表扬也不批评,各位看官自己感受去。

 

 

PS:小八卦一条——据王总爆,下周二《壹百度2》在P大有个新书发布会,届时米菜大小姐王珞丹会出席。

小八卦又一条——这次获胜者进百度实习的同学会有每天20的饭补、70的房补和120的日薪,看来还不少。

阅读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