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5-er5


title: [贰]点五
layout: post

category: story

距离上一篇,已有一周零一天。

每每有要表达的冲动,都被懒惰劫持了去,过后就是一堆芜杂的碎念,整理不出个头绪,也就没有了写的兴趣。

偶尔会有一些小高潮,比如被九点推到了首页,又或者在围脖上被很多网友转发。高潮过后没有后戏,会立刻跌落到二十多IP六十多PV的惨淡场面。

我写博客的心态,就像当年门前伫立的东施姑娘,渴望被人关注却又故作清高假装低调。有时用词劲爆低俗一些,美其名曰照顾读者,多数时候是只乌鸦啊啊啊地叫个没完以孤芳自赏。

憋不出东西的时候,就想到办补习班时的申晴小朋友。申晴小朋友今年六年级,机灵踏实漂亮。我说你得写东西,天天写。小朋友被逼的很难堪。每天介绍一位补习班里的小朋友,好学的、不好学的、老实的、顽皮的,每个人后面还附上一张图画,有的是画像,有的是看不出啥的涂鸦。把所有小朋友介绍了个遍,又没得写了。于是开始介绍自己,介绍我。

终于都介绍完了,敲着脑袋说恨你,哪有你这样的老师。

我写博客也这样,找到一个话题,会写好几篇。写光之后,就好比一个叫《找替身》的鬼故事所讲的,开始寻觅下一个。这之间的日子里,会沉默很久。

这几天看《围城》。

一堆男男女女整天聊啊聊,有时会很有意思。但这本书我高中时只听说它牛逼却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看的书不多,甚至小说也不多(虽然大部分是小说)。我把不爱看书的坏习惯归咎于最早接触的一本小说,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再也撑不下去了。后来我问朋友那本书好看吗,朋友说二十页不到就不看了。于是,我对自己的水平和品位有了些自信。

上周日,去地坛书市拜访二就二啦大朋友。阳光明媚,还没进门就看到庄酷大朋友在门前摆书。

庄酷,人如其名,确实装得很酷。不知道他是害了什么病,总之是不正常,说话很怪,头也歪着,他写了很多本书,我记得有一本叫《生的伟大》。

他自称是p大的“边缘人”,或许如黄火根老先生一样,他也应该是p大的npc之一,经常在没名湖边向游客兜售书籍,说是签名售书以文会友。

庄酷喜欢上曹文轩老师的课,我曾经修过一门《小说的艺术》,经常见到他。我经常想找机会跟他攀谈,以表示尊重。可是每当翻开他的书,就是看不下去,因为我不爱看书,这一点可以从本文的上一个小标题找到证明。

292供职孔夫子旧书网,在地坛书市摆一个换书的摊子。一位老爷子(老爷子1)带了一堆马列以及几本我党内部资料来交换,总监说不能换。于是另一个老爷子(老爷子2)跑过来说他愿意换。总监不依,说你这是在我门前抢生意,你走吧,不许在我们附近摆摊。

老爷子2不干,非要讨个说法,问我们那总监是什么部门,谁领导他,谁管他,他要投诉。老爷子2气急败坏地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给我们看,瞧,我是天津站的站长,请了假来的,那个总监多么不讲理。就差声泪俱下了。

他可能,真的是天津站的站长,因为只有站长才会有这种坏习惯,动不动就问人家领导是谁。

从书市回来的时候经过门口,跟庄酷聊了几句。

阅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