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淫荡breakdown的2009

这是个上联,从猫那里看来的,用来描述2008年。但我觉得用这段来说即将过去的零九年更为合适。

激荡

国际

** 金融危机方兴未艾,又有政府破产。津巴布韦开个头,跟上去的是冰岛,接下来会是谁?韩元升值了一辈,我的韩国同学们都穷了一半,严重的已经收拾包袱回家了。

朝鲜鸡鸡地研究着核蛋,各国加以阻挠。现在看来毛主席很有远见:晚一点中国可能就没有机会爆核弹了。为了这,当年人民捱捱饿也是值得的。

经历了社会主义救中国、资本主义发展中国、中国救社会主义、中国救资本主义之后,中国开始拯救世界。以前我总不明白他们为何总强调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现在看来中国用市场手段搞经济、米国注重社会公平,大家上了一条船,以后就哥俩好,不打架了吧。

哥们哈根谈判,米国不当大哥角色,姚洋老师认为中国应该接过这个带头大哥的位置。可是中国是否当得起,还得走着瞧。

国内

在2009的尾巴上,一场和谐的扫黄打非在互联网上打响了。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别有用心的流氓行为。BTChina倒掉了,而CCAV却坚挺。这个乱世,说不清谁是好人。唯一庆幸的是涛哥的域名icewent.com通过了备案,遵纪守法,做个良民,可以安心一阵子。

还是这个尾巴,CCAV又爆出了一系列“猛料”:Google图书馆的事情、北大医院“非法行医”的事情、网络“黑社会”的事情。名俨然一看就清楚,春节将至,春晚广告开始招商啦!黑了谁谁找我,给个几千万广告费,马上给你公关一把。CCAV还真是牛逼,又是新闻机构、又是政府单位、又是广告公司、又是公关公司。我想大概他们的内部任务分配是这样的:先是CCAV新闻部门去曝光一个企业,然后CCAV公关部门给这企业危机公关,接下来CCAV广告部门再给你多放点广告……如此全面的一条龙服务,让人好生佩服。

也就是在这个尾巴上,我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翻过长城,到世界的另一端,看看国际互联网本来的模样。

尾巴的尾巴上,在我的家乡静海县(也是十月围城中春哥扮演方红烈士的角色的家乡)发生了惨烈的杯具:几名三蹦子(电动三轮车)司机卧轨,造成四死五伤。原因是静海之前出台了政策不准三蹦子上路行驶,于是三蹦子司机觉得走投无路,选择了以死来对抗。——这是我听来的说法,真实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我想不清四点:1.三蹦子是绿色、节能、小巧的交通工具,比起汽车来更有益于环境保护,为何要禁;2.三蹦子与出租车形成了清晰的价格差距,可以给消费者多一种便宜的选择,各得其所,如此造福百姓,为何要禁;3.三蹦子解决了静海许多人的就业问题,为何要禁?4.郭叔的相声里几次三番提及三蹦子,其实三蹦子也可以成为一个城市的形象,为何要禁?真不知道三蹦子到底触犯了谁的利益,因为不好看而给领导丢了面子?还是出租司机的利益? 我所知道的静海的卧轨事件,还是我上高一时一个一中的毕业班学生受不了月考失利的打击选择了逃避。上学的一般脑子都有问题,多多少少都有。但如今是几个没吃过嘛墨水的大叔,他们选择死亡,除非是走投无路。又难道,这也是一起有组织的行为,被人利用?

淫荡

2009年,是中国的草根导演智慧登台亮相的一年。早些时候陈冠希老师身先士卒给有天分而没机会的导演们指了一条明路:大胆去淫,大胆去拍,我拍我精彩。于是,这一年成了各种门高潮迭起的一年。摸奶门、酒瓶门、秋千门……其实更早的时候静海还有一起“电梯门”。现在的学生越来越有想象力了。

更淫荡的是手机色情啊,让人心神不宁……

Breakdown

我想breakdown的是我自己。

各个方面很失败:六级又一次翘掉;暑假的补习班虎头蛇尾;曾信心满满的减肥计划推了又推;换寝室的问题仍未解决…… 但也有好的方面,终于可以正视自己,正视他人,能够和一位老朋友重新建交。我真想不明白这好几年我怎么这么傻这么二。

废话少说,低调淡定,2010,走着瞧。

阅读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