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的杯具

我在非常的时期发烧了。第三天烧还没退,后果很严重。翘掉所有善良老师的课,在宿舍里忙两件事:偷菜、喝水、吃水果、吃药、闷在被窝里捂汗、量体温。这两天楼下有献血的大车,本想去弄两百块的饭卡,这一发烧什么都没了。

大夫笑眯眯地问我,有假条吗?我说有。她沉思片刻说,那好,我再给你开一张。看来市场供需变了,紧俏的是板蓝根,降价的是假条。只要回忆起当年期末考试前为了骗张假条缓考所做的种种自残,真的会感慨今天过上了好日子。

连烧三天,好像历史上还不曾发生过。前几天还想问同学她问什么如此多病,如今羞于开口,因为我也如此多病。

我的多病归咎于我家里的庸医。我从小就是给青霉素喂大的,稍微有点不舒服,大夫就给我打一针。年复一年,病毒与药物共同进化,结果是只要发烧就必须打针了。进了正经医院才知道,发烧要验血,只要体温不是很高就无需打针。

经常打针还有一个个人原因——我不喜欢吃药。每次大夫问我是打针还是吃药的时候,我总会豪爽地回一句:打针。

我总觉得,我的多病与我不喝牛奶有关。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不喝牛奶总会少些什么东西。我母亲比较有办法,在我不到十个月时,在乳头上涂了涂辣椒,然后我就断奶了。真是心狠奶辣。

断奶的副产品是,我爱上了辣椒。母亲曾扬言我肯定会娶个四川人做老婆。后来到了贵州听人说,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贵州人怕不辣。于是我多了几个选择。

以前经常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云云,今年比较特别:因为下了雪,冬天才来到。

百度出了个“i贴吧”,好像就在昨天。搞得挺像围脖,不过也有差异化。比如它不会让你单独发状态,只是把贴吧里的帖子集成到一起。感觉真的没什么用。

无论什么东西,只要百度做,别人就不要做了。

百度在中国有大量的低智商用户,这些用户汇集起来,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相似的还有腾讯,腾讯的围脖叫滔滔。我总觉得滔滔这个东西不伦不类的。既然人家都讲整合营销传播,那为何滔滔的域名不是taotao.qq.com?而且,Twitter的发言叫Tweets,为什么滔滔的发言叫“叨叨”,用户叫“叨客”?干脆把滔滔改成叨叨好了。

还是和医院有关,北大第一医院出事了

北大医院确实问题很大。但我们要注意,CCTV在这里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客观吗?公正吗?合法吗?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辨别标准。

从百度到Google,再到北大,CCTV已经俨然变成了一个泼妇的样子:每天抓着别人的小辫子,不依不饶,而且报道的方式相当不客观。不出意外的话,今年春晚就可以看到北大医院的广告或者贺电了。

CCTV,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一个网站发来的通知:

由于服务器托管问题,Boke宝贝将无法继续提供现有服务,考虑部分用户的资料转移问题,我们将留出足够的时间,具体安排如下:

1.从即日起,关闭用户注册,停止所有新增功能的使用,包括新增计数器、新增相册、照片上传、新增留言簿。

2.2009年12月1日0时,停止图片外链服务,用户可以通过登录Boke宝贝下载图片。

3.2010年1月1日0时,停止所有服务。

因此给您造成的不便请谅解! Boke宝贝 2009年11月3日

虽然我没有用过这个网站的服务,但我很敬佩它的负责。这也给许多站长作个榜样,在临死的时候,告诉大家一声。别让人老惦记着。

阅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