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的尽是书

社会统计学课,周浩老师试图用恋爱来类比统计学的地位和作用:探测、描述、解释、预测。

刚刚接触时,总要探测对方的究竟。

等关系确立以后,你要向你的亲人朋友描述你的男女朋友多高胖瘦哪里人好看吗。

后来你们吵架了,你要能够分析解释为什么会吵架,从中吸取教训。

最后在你做一件事情之前要先预测你的他或她会有什么反映,高兴还是生气,采取最好的措施,使得两个人的利益都得到最大化或者合适的折衷。

可惜哥几个到现在都还处于探测阶段,都探测好几年了,还没弹出个眉目来。

其实也不错,基础打得扎实一点,才能建立起牢固的社会主义爱情大厦。

这件事我不敢跟父母说。

我又丢书了,一本我自己的一本图书馆的。

两年半以来,我为图书馆丢失了近200元的书,罚款的小票已经一沓儿。

丢自己借的书,丢张烈借的书。此外,我还在两年半时间丢了自己三辆车子,替将将丢了一辆车子。

所以我不敢跟父母说。他们会笑我;如果为我将来一个人生活或是成家立业而着想,他们还会打我。

你一定很纳闷我是怎么做到的,书都怎么丢的? 这一点我也很想知道。

总之书是丢了,再也回不来了,我可以去卓越去淘宝再买本新的,为图书馆购置新书,同时也为社会主义祖国GDP的增长做贡献,同时,由于我的一点点努力,网上购书这一行业也得到了相应的促进,各得其所。

我还有什么可自责?我可以心安理得吧,光荣无耻地天天丢书、天天向上。

中宏的鄢萍很能扯。她说把他的第一次献给她老公。第一次课。

她说研究生入学考试里有答“建设有社会主义特色的资本主义”的,这一点我是可以证明的,没错。核卷的时候,分明听到阅卷的老师们乐得和不上嘴。

她提到了某功分子在美国向她宣扬“中*共用50%的GDP来镇压李大师的教会”的“事实”,她就跟那人吵了一架。这一点我怀疑,因为貌似半年前,霍德铭也是这么说的,难道所有不信教的中国人到美国都要吵这一架?他们俩到底是谁告诉的谁,还是两个人都是听别人说的? 不如这样,把鄢萍和霍德铭各自关在封闭的牢房里严加审讯。

对鄢萍说,如果你告发霍抄袭,那坦白从宽,你判一年他判十年。

对霍德铭说,如果你告发鄢萍抄袭,那戴罪立功,你判一年她判十年。

(如果他俩都不招,那就全部释放。如果俩人都招了,那就俩人都八年。) 根据微观经济学的理论,最终结果应该是他俩都被判了八年。

吼吼。。

阅读 13